雙城記之二: Magenta與Solferino,兩座與顏色有關的城市

引子

玩過Photoshop的都知道Magenta是彩色印刷的四種基色(CMYK)之一. 一般稱為洋紅或品紅. 英文中常與fuchsia混用,指的是一種像吊鐘花一樣偏粉紅的紫色. Solferino則是偏粉藍的紫色, 不知道正確的中文名稱, 姑且稱為亮紫色.

這兩種顏色在1859年之後才出現在西方的色表中, 是彼時新合成的兩種染料, 而分別以義大利北部的兩個城市命名. Magenta在米蘭西方約10公里,現有居民兩萬多人. Solferino在米蘭東方100公里,只有兩千多居民. 為什麼會以兩個這麼小的城市命名而不是用羅馬或米蘭? 說來又跟戰爭有關係.

義大利獨立戰爭(Risorgimento,1848~1866)

十九世紀初的義大利半島由幾股勢力所割據, 南方是波旁王朝(Bourbon)支系的拿坡里與西西里王國, 北邊是奧匈帝國, 中部是梵諦岡教廷. 當中還參雜許多半獨立或受保護的城邦公國. 1848年開始的獨立戰爭歷經三次主要的戰役才完成半島統一. 本文要談的是第二次的戰爭, Magenta戰役與Solferino戰役. 分別發生於1859年6月4日與6月21日. 相隔僅15天.

交戰雙方一邊是法義聯軍, 主要是法國軍隊與薩丁尼亞及皮德蒙地區的義大利軍隊, 另一邊是奧匈帝國. Magenta是規模較小的遭遇戰, Solferino才是決定性的戰役.

法義聯軍由法皇拿破崙三世及薩丁尼亞國王埃曼紐二世(Victor Emmanuel II)領軍, 奧匈帝國由約瑟夫皇帝(Franz Joseph)親自指揮. 交戰雙方共投入約30萬的兵力. 最後以法義聯軍獲勝, 順利取得米蘭, 將奧匈帝國勢力逐出倫巴底地區收場.

這兩次戰役有幾個值得注意的地方:

1. 這是最後一次在歐陸由交戰雙方君王”御駕親征”的戰役. 此後的戰役再沒看過有君王親上前線指揮的例子.

2. 這是一場士兵的戰爭. 勝負靠的是士兵近身拚搏, 不是將領傑出的指揮調度與戰術運用. 有人形容是”二流將領打敗三流士兵”

3. 死傷慘烈, 短短兩天雙方共傷亡四萬多人. 雙方都有報復性刺殺傷兵及虐待戰俘與淪陷區居民的行為.

日內瓦公約, 國際紅十字會, 新顏色及其他

Solferino戰役對規範後來交戰國雙方戰爭期間的行為產生重大的影響. 瑞士商人亨利杜南(Jean-Henri Dunant)由於親眼目睹Solferino戰役血流漂杵, 傷兵滿地哀嚎的慘狀, 使他決定對戰爭帶來的不幸做點人道救援. 因為他的奔走號召, 才有後來的日內瓦公約(Geneva Conventions)及國際紅十字會(Red Cross)成立. 前者規範締約國對非戰鬥人員的人道對待, 後者則對戰爭與天災受難者提供實際的人道救援.

法國為了紀念這兩次戰役的勝利, 將巴黎的兩條街道分別以Magenta 及Solferino命名. Boulevard de Magenta在今第十區及第九區. Rue de Solferino位於左岸第七區.巴黎地鐵12路鄰近奧賽美術館, 也有一站以Solferino命名.

1859年新發現的兩種染料顏色不知何故也分別以Magenta及Solferino命名. 簡單的兩個顏色背後竟有這麼多的淵源與故事.

想試試看這兩種顏色嗎? 尚羽堂代理的德國Rohner & Klingner墨水就有這兩款顏色, 本文開頭的那兩塊色板就是. 實際書寫的效果這裡有國外的好評:

Rohrer & Klingner Solferino and Magenta | An Inkophile’s Blog

您也來體驗一下吧! MagentaSolferino

分類: Rohrer & Klingner, 鋼筆墨水,標籤: , 。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