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城記: Fabriano 與 Amalfi, 兩座與紙有關的城市

引子  

西元751年七月(唐玄宗天寶十年間),在今吉爾吉斯與哈薩克邊境怛羅斯河岸爆發了一場大規模戰役;這是當時東西方最強大的兩大帝國,阿拔斯王朝的黑衣大食帝國與中國大唐帝國為了爭奪中亞的控制權,各自擴張勢力的必然結果;怛羅斯距雙方都城長安與巴格達直線距離大約都是3,400公里。      大唐帝國由安西節度使高仙芝領一萬唐兵與兩萬西域傭兵,大食帝國一方由齊亞德.伊本.薩里(Ziyad ibn Salih)率四萬呼羅珊(Khorasan)重騎兵與十餘萬保護國士兵與戰。由於双方兵力懸殊,西域傭兵又見風倒戈,會戰結果以唐軍全面潰敗收場,僅有少數士兵與高仙芝逃回安西。    

 造紙術西傳之路    

造紙技術流傳路徑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般咸認怛羅斯戰役是造紙術西傳的導因事件;據說被俘的唐軍士兵有懂得造紙的工匠,被帶至撒瑪爾罕設立了中亞第一座造紙坊,造紙術於焉傳至伊斯蘭與西方世界。事實上,怛羅斯戰役之後,大唐帝國在中亞的影響力並未消失,大食帝國也未在中亞持續擴張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考古資料顯示,早在怛羅斯戰役之前,紙張與造紙術就已流傳於中亞,而西傳至伊斯蘭與基督教世界要等到唐末籓鎮割據,安西四鎮淪於吐蕃,十世紀中亞全面伊斯蘭化以後了,造紙術的傳播大致上如下列圖表所示;西元751年在撒馬爾罕,793年到達巴格達,十世紀才到大馬士革與開羅,十二世紀傳入北非與西班牙南部,十三世紀傳入基督教世界的義大利半島,於1268年到達Amalfi,1276年抵達Fabriano;本文要談的兩座城市,歐洲最早接觸造紙術,七百多年之後仍以生產高品質紙張聞名於世的兩座城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Amalfi        

Amalfi 造紙坊

Amalfi 造紙坊

 Amalfi 位於義大利半島西南地中海邊,面臨薩勒諾灣(Salerno Bay),北邊隔著蘇連多半島與拿坡里相望;中世紀時,Amalfi是義大利四大海洋共和城邦(Maritime Republic)之一,(其他三個是熱內亞、比薩與威尼斯)。      早在六世紀開始,Amalfi就與鄰近的薩丁尼亞、敘利亞、開羅、拜占庭,進行海上貿易,從事穀物、奴隸、木材、棉布與絲綢的買賣。七世紀至十一世紀,Amalfi基本上是個獨立的城邦共和國,也是東地中海的海上強權,其所制定的海洋法(Amalfi Table)直到1570年之前仍被地中海諸基督教港口所承認;第一個千禧年前後,鼎盛時期的Amalfi大約有七萬多人口,1135年及1137年Amalfi兩度落入貿易對手比薩人手中,此後Amalfi淪為地方政權更迭下的一座商業城市。     

由於與北非主要的阿拉伯港口貿易往來頻繁,Amalfi人無疑是最早使用及學習造紙術的歐洲人;十三世紀時,造紙坊已沿著Amalfi磨坊谷河岸開始運作;文藝復興時期,公家及私人的用紙需求大增,磨坊谷提供優質與充沛的水資源,棉布料等造紙原料取得容易,造紙坊因此繼續蓬勃發展。根據一份十七世紀的報告,當時Amalfi共有16座造紙坊,分屬於Amatruda、Bonito、Cimino、Lucibello等家族。     

義大利獨立之後,這些曾經於Amalfi蓬勃發展的造紙業者,隨後因政府的自由貿易政策而面臨了慢性危機。Amalfi的位置遠離主要幹道及鐵路等交通網路,導致原料及銷售面臨困難,由於缺乏投資,很難與設備先進、且互相聯結的同業競爭;然而對於造紙業最後重大的打擊則是於1954年十一月的洪水侵襲,造紙廠幾乎無一倖免。      

眼看幾世紀來一項高貴古老的傳統即將消失,幸虧Amatruda家族的Luigi Amatruda積極大膽的介入,並採取創新的行動取代放棄這個產業;Amatruda克服了交通的問題,延續手造紙的傳統,開始使用棉花或纖維素再一次的生產未裁邊的高品質紙品,如今這些紙品享譽國內外的寫作、繪畫及出版業。Amatruda棉製紙亦被採用印製梵蒂岡秘密文獻 “聖殿騎士團的審判 (Processus contra Templarios)”,於2007年10月25日提交梵蒂岡。Amatruda造紙坊至今仍維持家族經營形態。     

Amalfi於199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址,目前居民大約只有5,300人。     

Fabriano

Fabriano位於義大利中部亞平寧山脈的艾西諾(Esino)山谷中,海拔325公尺;由於地處翁布里亞(Umbria)區至亞得里亞海的鐵公路交通要道上,Fabriano成為中部亞平寧地區(Apennines)一處中型的地域中心市鎮,現有居民約三萬人,市內有一座造紙博物館。     

Fabriano於中世紀初期由羅馬人建立,或許是因靠近安科納(Ancona),一個亞德里亞海邊對阿拉伯世界貿易特別開放的港口,Fabriano在十三世紀中期就有商業運作的造紙坊,文藝復興時期紙張的快速傳播與大量需求給Fabriano帶來空前的繁榮,Fabriano的造紙坊不但供應義大利各大城市,也外銷至歐陸各國;Fabriano的高品質紙張為許多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所愛用,許多這個時期留存的書信文稿見證了當時的盛況。因為群聚效應,鄰近的Foligno也在1470年開使設立印刷廠,成為義大利最早的印刷中心。     

隨著Fariano造紙工藝的精進與創新,特別是下列三樣創新,讓Fabriano逐漸成為現代造紙工藝發展的搖籃:   

  • 浮水印的使用,讓不同品牌與規格的紙張對著光線就能辨識。
  • 以水車帶動的水鎚機鎚打紙漿,取代阿拉伯人使用的石臼與木棍,讓紙漿纖維更綿密一致。
  • 使用動物膠質塗佈與平整紙張,取代原來使用的麵粉漿,讓紙張不易變質,更適合長久保存。

十七世紀歐陸貿易轉向新大陸,Fabriano的造紙業經歷了衰退,隨後的工業革命更讓傳統的造紙坊面臨競爭與轉型的壓力;1782年,Pietro Miliani成立了Cartiere Miliani造紙廠,法國大革命期間,造紙業有了明顯的成長,Pietro Miliani以精湛的企業經營技巧,提高了紙廠的績效,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取得造紙業的領導地位。       Pietro Miliani的姪兒,Giussepi Miliani繼承了他的經營方針,除了將公司由家族經營型態成功地轉型為工業集團外,也讓Fabriano的紙品以高品質的形象再次在國際市場站穩地位;1851年倫敦博覽會,Fabriano是所有義大利參展的城邦中唯一獲頒金牌的;家族最後一位偉大的經營者是Giovanbattista Miliani,他同時也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 – Fabriano市長,並在一戰期間擔任農業部長與參議員,在他領導之下,Cartiere Miliani合併其他地區性的造紙廠,真正成為具有國際重要性的造紙集團,這也讓Cartiere Miliani可以取得國家銀行與國際金融機構的鈔券訂單,特別是因為Cartiere Miliani在鈔券防偽紙張生產上無可取代的技術。   

1930年代Giovanbattista Miliani去世後,Miliani家族便不再參與集團的經營,1931年由公家機構將工廠收歸國營;二次大戰後,集團更名為Cartiere Miliani Fabriano,1980年義大利國家造幣廠成為最大股東,2002年3月Cartiere Miliani Fabriano與Verona的Fedrigoni集團合併。兩座城市七百多年前幾乎同時開始的產業,七百多年之後命運竟是如此不同。    

古老的壓紙機 (the old press)   水錘機 (the idraulic hammer)
本篇發表於 Amatruda, Fabriano, 著名紙廠 並標籤為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